2 蓉 | 3 蓮 | 4 蕙

2 蓉 | 3 蓮 | 4 蕙

帶著大家對螢火蟲計畫的支持,嚕啦啦休閒車隊人員再次進入南投縣仁愛鄉及信義鄉,此行的目的包括送圖書給武界部落、幫忙組裝書桌、和庭庭及她的老師碰面,說明未來助學計畫,以及探訪另外三位螢火蟲。

文/黑玫瑰 ,圖/黑玫瑰

再次看到庭庭,發現她好像長高了。
我說,欸?你是不是長高了?
她露出笑容,一抹陽光在背後升起,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笑。

五公尺外的涼亭內,大夥在幫忙組裝書桌,我和庭庭、陳老師坐在安靜的屋簷下,詳述未來四年半的獎助學金給付方式。每當我們眼神交會,她總是帶著笑意看著我,這次她的眼神仍然充滿期待,不過茫然不見了,取而代之的是信賴。

將今年四到八月的生活費,一萬元匯票交到庭庭手中,並請陳老師替她存起來。她又笑了,很開心的笑;或許是感受到我們的熱情,這次碰面,她不再像上回那麼羞澀,不再只是用點頭或搖頭回應我。後來看到大合照的相片,我發現她不但笑得開心,竟然還比出「ya!」的手勢。

我覺得我比她還開心。
要離開武界時,她走過來對我說:「謝謝你們,我會努力。」
這是我聽到她說過最長的一句話。
參與一個孩子的成長過程,感覺真好。

〈蓉〉
看到蓉的時候,我的眼睛亮了一下──一個像陽光般漂亮的孩子。
蓉的父母離異,母親帶著姐姐離開了,父親沒有穩定工作,蓉輪流住在親戚家,家裡根本沒有人,我們找到她的時候,她在巷子口的雜貨店裡吃東西,故事幾乎是庭庭的翻版。
但她的臉上沒有陰霾,總是帶著笑,由於國小時就表現優異,曾經被教育學家洪蘭接到台北就學。她和我們聊起自己的一切,很大方,應對也很得体,對自己的未來已經有想法:她想到台中去唸大里高中,因為她的姑姑在那裡。
臨走時送我們到門口,還交待我們要小心開車。
這個孩子真不錯,環境沒有帶走她身上的陽光。
我忍不住想著,如果給她更好的環境,甚至讓她到台北來唸書、跟我們在一起,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光景。


〈蓮〉

找3號蓮,花了一段時間;了解她的家庭狀況以及她住在哪裡,也花了一段時間,因為她有九個兄弟姐妹,而且大家分開住,家裡住不下。
由於人口多,父母務農收入不穩定,家裡的經濟條件不好,蓮也無法參加學校的晚自習。她的身体狀況不甚好,但看起來一派樂天。她喜歡音樂、喜歡唱歌,學業成績不是一等一,不過很有歌唱及演藝才華。家裡有一台別人送的破舊鋼琴,她自己摸索著,就學會了彈琴。
雖然看起來很樂觀,不過問她住哪裡,她還是先帶我們到看起來比較稱頭的叔叔家,後來才帶我們去父母居住的破舊房子。我隱隱覺得,在她開朗的外表下,似乎藏著一點點自卑、源於不能責難於她的貧窮。


 

〈蕙〉
到了4號蕙的家,我和世雄面面相覷,心裡想的是同一件事:住在這裡會不會太危險了?
2001年被賀伯颱風重創的神木村,道路硬生生被切斷,蕙的家就在斷路口,離河床不到三公尺,每次風雨一來,全家人聽著河水怒吼,只能祈禱房子夠堅強。
搬不走啊!蕙的媽媽滿腹無奈,房子賣不掉,拿什麼往平地搬,住在神木村,好歹還能靠著種蕃茄搏點收入。
蕙有一個雙胞胎妹妹如,兩個人都懂事貼心,希望以後唸護校,可以學得一技之長早早就業,幫家裡脫離危險的居住環境。兩個同年齡的孩子要一起上高中,家裡怎麼負擔學費?媽媽又露出無奈的表情,問我高中有沒有助學貸款可以申請。
離開那條斷路的盡頭,我忍不住再回頭望了一下,山光水色雖好,但若是住在岌岌可危的河床邊,真的一點都不好。
如果能幫蕙或如唸完高中,也等於是幫了她們一家人。

<後記>

因為您的參與,螢火蟲計畫從原本設定幫助的一人增加為四人;
因為您的參與,讓我們發現這個社會有很多藏匿在各角落的溫暖。
我不敢說我們對螢火蟲的助學計畫是一種付出,其實是我要謝謝她們,她們讓大家把愛心聚集起來,沒有她們,這群大螢火蟲不會凝成一個溫暖的力量。
螢火蟲2到4號的助學金監督機制在月底會公布,支出明細也會一併公布,謝謝大家的參與,讓我們一起陪著螢火蟲們長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