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 | 君

6 君

6 君

車隊八月活動「二子山慶豐之旅」,大隊人馬浩浩蕩蕩參加了阿美族豐年祭,透過LU12筱玥的幫忙,找到阿美族的國二女生君,成為第六隻螢火蟲。
於是在馬太鞍部落的豐年祭裡,車隊有了一份屬於我們的豐收。

文/黑玫瑰 ,圖/黑玫瑰

利用大隊人馬和阿美族勇士廝殺棒球賽的空檔,光復國中溫玉蓮老師帶著世雄和我到君的家,沿路上盡責的描述君的狀況,年輕的她,臉上盡是認真教育的亮度,很令人動容。

今年升國二的君,父親因腳有殘疾,不容易找到工作,母親目前在善牧基金會工作,工作不固定,收入也不多。家中共有四名子女,姐姐今年升高中,妹妹唸小三,還有四歲的弟弟,家庭的經濟來源僅靠政府低收入戶的補助及母親的薪水,要應付孩子的教育費用及生活費等,負擔很沈重。

君在家門口等我們,我們到了以後,她顯得手足無措,因為不知道要帶我們坐在哪。他們四姐弟共用一個房間,放了兩張床和兩張書桌後,幾乎沒有站的地方,我們就坐在床邊聊著。君的成績屬中上程度,不像多數同學可以補習,她靠著努力自修及向同學請教,一步步的拉高成績。

未來的志願是什麼?君說,想就讀軍校,當個職業軍人,這樣家裡的水電都可以半價。170公分的她,臉上有股英氣,想像她著軍裝的樣子,的確很適合。

想唸軍校,得先上普通高中;君的姐姐本來也想唸普通高中之後再考軍校,不過普通高中得到花蓮市唸,媽媽考量無法負擔大女兒外出後的住宿及生活費,君的姐姐最後選擇就讀住家附近的高職,考軍校的夢想等於夭折。

我突然覺得,每個人的人生是不是多少有些命定,我們在這個時刻坐在君家,她想唸軍校的夢想可以因為螢火蟲計畫而完成。如果早一年我們來到這裡,能圓夢的可能就是她的姐姐,而不是她。不知道該說是君跟我們比較有緣,還是她比姐姐幸運。

在某個時刻改變一個孩子,也許對我們是一刻,對他們卻是一生。

溫老師說,像君這樣的孩子,光復國中還有很多,校方在選扶助對象時,著實傷了一陣腦筋,含蓄透露出是否有更多名額的訊息。
豐年祭每年都有一次,螢火蟲計畫也是生生不息的,期待明年的馬太鞍豐年祭,我們再回來這裡,讓更多螢火蟲誕生。

6君

〈螢火蟲四號蕙上高中了!〉

蕙的媽媽打電話來,說蕙和雙胞胎妹妹如一起考上苗栗仁德護專醫事檢驗科了。

媽媽的口氣聽起來很高興,說可以當護士很棒,兩個人又一起唸,可以互相照顧。然後很客氣的說,因為我們有給蕙補助,足以支應學費和住宿費,所以蕙不必辦助學貸款,她會想辦法幫妹妹如辦貸款,還連聲道謝。

我一時語塞,我們給他的幫助,是那麼微不足道,讓他一疊連聲的謝著,反倒是我不好意思了起來。

蕙媽媽說,山上的蕃茄收成了,想送一箱給我們。星期四上午,一箱蕃茄宅急出現在我們眼前,紅紅的好漂亮,一打開,大家眼睛都亮了,高高興興的拿回家,還一起和蕃茄大合照。

用蕃茄代替感謝卡,感覺好甜蜜啊!

用蕃茄代替感謝卡,感覺好甜蜜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