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 小平 | 18 小文

17 小平 | 18 小文

車隊七月底到蘭嶼玩耍,回程取道花蓮,探訪光復國中的小平及小文。升國二的小平活潑開朗、升國三的小文安靜斯文。個性相異的兩位孩子,相同的是都有一顆努力的心,以及一位關心孩子學業的母親。

盛夏的花東蘭嶼行,我們很高興的跟大家說:第17.18位螢火蟲誕生了!

文/阿娟.圖/山地
下午四點多,找到巷弄裡的小平家,媽媽招呼我們坐在門口,大門上有個「歡迎光臨」的招牌。老師說媽媽是打零工的,難道改做生意了?媽媽笑著說,這裡以前是經營卡拉OK的,一家人跟房東租了二樓的兩個房間住,廚房則和一樓共用。房東沒有拆下招牌,就這麼一直歡迎光臨著。
兩個房間,住著小平一家五口,爸爸罹患口腔癌無法工作,但生活尚能自理。媽媽靠著剪檳榔、到餐廳端盤子等零工偶有收入,加上低收入戶補助金及殘障補助金等,支應全家的經濟需求。小平的弟弟暑假後升小三,一位姐姐則就讀研究所,平常到英語補習班教英文賺取自己的生活費及學費。
小平說起話來口齒清晰、落落大方,看得出個性很開朗,在班上維持五名、全校也在五十名內。她說自己文科不錯,但理科就搖搖頭,以後想當電視或廣播電台的主播。我心裡像有個燈點亮了:那不就可能是同行了嗎?原來她常代表班上及全年級參加演講比賽,成績也不錯,難怪以後想從事和說話有關的工作。
樓上的房間雖然小而略見凌亂,樓下的小平和媽媽卻是一派陽光,他們的經濟生活或許並不充裕,但他們之中沒有負面情緒,被一份自得、適應和接受取代了。

文/立蓁(綿羊)
小文與母親在「校門口」等著我們,這個「校門口」,其實也是她們的「家門口」。父母離異後,小文便與母親兩人相依為命,目前住在廢棄的國小內。帶著我們進入由教室改成的母親的工作室與小文的書房,母親直說抱歉,因為教室內熱氣逼人,又蚊子眾多。
健談的母親,是位珠串編織創作者,雖然有不少作品,但每個月收入約萬元,且並不穩定。經濟困窘,母親便以「工藝品教學及帶動社區發展」為由,向縣政府借用一所偏遠的廢棄國小做為工作室及住處,母女兩方有棲息處。
小文,是一位漂亮又內向的孩子,但在聊到喜歡的流行音樂(艾薇兒及披頭四),就綻放喜悅的面容。目前要升國三的小文,非常希望能繼續讀書,雖母親曾希望她能繼承編織創作,但小文目前仍以花蓮女中為目標,努力以赴。喜歡國文及英文的她,在閒暇之餘試著在小型網站上發表自己的文章,希望能成為一位文字創作者。
因為母親的工作需要經常外出,當母親不在時,小文總是借住在好心友人家中,她曾因太想媽媽,竟然抱著母親的相片睡覺。對阿美族人來說,這個舉動相當不敬,但對媽媽來說卻是不捨又無奈的事。
在花東蘭嶼行的回程中,有幸參與了第18號螢火蟲誕生。在花蓮山區中的廢棄國小找到她,我真的無法相信,有人可以住在這如此荒蕪的山中,試想著她們是過著何種生活?或者該說,她們的生活是被逼到何種絕境?
對著孩子說,我們是何等幸福!有穩定的工作、有家人、有個家。更棒的是,我們又可以幫助一位螢火蟲,希望透過我們的關心與陪伴,讓她們能更有勇氣去尋找夢想。加油吧!

<後記>

在光復國中溫玉蓮老師、陳若婷老師和馮舜鈺老師的幫忙下,小平和小文成為我們的螢火蟲,或許大家還記得,玉蓮老師前年曾經帶著六號小君來參加柳家梅園聖誕化妝晚會,因此這次尋找螢火蟲,不必再大費周章的介紹車隊、介紹螢火蟲助學計畫、介紹我自己不是詐騙集團;計畫進行到第三年,有了開枝散葉的感覺。而光復國中的老師們如此熱心教育、關心孩子,我們衷心致上最高的謝意和敬意。

謝謝世雄(小豬)、立蓁(綿羊)、佩凰(小仙女)自動請纓一起去探訪螢火蟲,立蓁撰寫了第二篇文章,和大家分享她的心情,也共同體會我每次不捨又高興的複雜感受。不捨的是螢火蟲們在困頓的環境中仍隱隱發光,高興的是,又有一位螢火蟲可以振翅飛翔。

還要謝謝德明(海龜)和佩凰(小仙女),他們分別是小平和小文的天使,將陪著螢火蟲們一起長大。要謝的人太多,謝謝車隊夥伴和所有參與、關心螢火蟲助學計畫的朋友們,是你們創造了一個有愛的環境,幫助了更多偏遠山區的孩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