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小崴 | 12小農

11小崴 | 12 小農

十一月中旬,車隊前進南庄眉山居,行程多變,不變的是尋找螢火蟲。車隊長信銘、天使佩芬和夢萍同行,也謝謝南庄國中賴松蓬校長熱心提供學生名單。這回的螢火蟲,小崴機靈調皮,小農嚴謹安靜;在暖暖初秋,今年度的尋訪行程以他們做為終點,我覺得上天特別厚愛車隊,讓我們又和兩位可愛的孩子成了朋友。

文/黑玫瑰 ,圖/黑玫瑰
老師對小崴的形容是「天資聰穎、能觸類旁通、反應很快」。跟小崴聊天以後,我覺得老師一定常拿他沒辦法,小崴是個機靈、調皮、反應快,又老是帶著一臉傻笑的小男生。
 
小崴和媽媽在家門口等我們,170公分高的他,第一眼就看到他自然捲的頭髮和老是在笑的臉。小崴的父親在他三歲時因工作意外過世,母親靠著在南庄觀光協會工作每個月一萬多元的收入,撫養四名孩子。小崴的姐姐半工半讀唸南亞技術學院,哥哥國中畢業就沒有再升學,下面還有一個小四的妹妹。媽媽說,國一的小崴是全家最會唸書、但也是最調皮的一個。
 
調皮歸調皮,小崴真的蠻會唸書,除了是全班第一名,也是全年級第三名。問他哪個科目最強?他笑,說數學理化都還可以。問他平常喜歡做什麼娛樂?他又笑,打籃球打電腦,有時候打架。打架?不會吧!再問他以後想做什麼?他笑得更燦爛了,說想當演員,而且要走諧星路線,那樣比較受歡迎。他特別愛問「為什麼」,那要不要當發明家?他說,該有的東西都被古人發明完了。
 
整個訪談有點high得不可收拾了,不過他突然收起笑容,問我這個計畫為什麼叫「螢火蟲計畫」。我呆了一下,從沒有螢火蟲問過我他們為什麼叫螢火蟲。細細解釋了一次名稱由來、計畫精神,還順便「提醒」他可不能因為打架被記過。小朋友的表情若有所思,我看到他認真的另一面神情。
 
離開小崴家後,車子開過他家門口,剛好看到小崴買東西回家,他手舞足蹈跑回家,跑著跑著就像要飛起來,信銘、佩芬和我在車上都笑翻了,果然沒有一刻安靜的螢火蟲,希望以後也能飛得很高。

穿梭在人聲鼎沸的南庄老街桂花巷裡,小農媽媽帶我們進到家裡,關上門也隔離吵雜的人群。心裡不禁納悶,異地而處換作是我,如果不是老想著出去玩,那麼就是會被外面的人聲干擾吸引,沒有鋼鐵般的意志肯定沒法專心念書,更不用說拿到好成績,而家居鬧巷中的小農,不只是班上前五名,更是個老師眼中懂事內歛的乖小孩!
 
小農父親是客家人,母親是賽夏族原住民,父母離異後,父親在幾年前過世,媽媽是家裡唯一支柱,在南庄租房子,每日騎機車到頭份餐廳工作,盡力支持想唸書的孩子。小農的姐姐離家住校,就讀竹南高中一年級,媽媽工作早出晚歸,耽心無法分身照顧唸小學的弟弟,便交給外婆看顧。小農和媽媽一起住在十坪大的空間,整理得非常乾淨清爽,看得出來維護舒適家庭的心思。
 
母親工作常不在家,小農必須自己照顧自己,這或許就是老師說她獨立自主、律己甚嚴的原因吧。國三的她課業不輕,問她平常唸書唸到幾點,她說,唸到會為止。不過她說社會科不用看,很快就會了,數理讓她比較頭痛。喜歡看侯文詠的書、喜歡聽英文歌,一個典型的文科女生。平日上教會參與活動,也到社區發展協會學賽夏族語,準備在年底考試認證。
 
第一眼見到體型袖珍的小農,感覺好像鄰家小妹妹,需要人家呵護;但她說話卻又一臉酷樣,講話異常簡潔俐落,訪談過程中,她對大部分問題都維持一貫酷樣,話不多。聽起來對未來似乎還沒特別思考過,問及明年想考的第一志願,也沒有正面回答,不過偷偷問她,知道那間學校有宿舍嗎?她笑著點點頭,我才恍然大悟,謙虛的她其實早就決定好心目中第一志願,或許也早就知道屬於她的未來要怎麼走了吧!
 
離開之前,她正看著電視上紅遍大街小巷的星光大道歌唱比賽,我却看到她就像星光幫這群偶像們,勇於接受考驗,正努力一步步實現她的圓夢藍圖咧!
 

<後記>

今年初的螢火蟲嘉年華會,總共累積了再尋找六位螢火蟲的能量。我們很高興的告訴大家,這六位螢火蟲都找到了,分別在東勢、台東及南庄發著光;加上去年度的六位,共有十二位孩子因著大家的支持,能完成他們的升學夢。
如果大家願意支持這個快樂的計畫、也有足夠的天使,明年春天,我們還會秉持快樂自已、造福別人的心情,做好螢火蟲計畫,讓更多孩子一起發光,也希望有更多人加入,和我們一面玩、一面快樂的做公益。